http://www.

以生态翻译学视角谈南京青奥会志愿者口号及其

一、生态翻译学理论
在20世纪后期, 翻译学开始成为一门独立的研究学科。20世纪60年代开始, 人类社会从工业文明走向生态文明, “生态学”这一概念也开始进入各个学科研究领域。翻译界也开始以“生态学”视角展开翻译理论研究。2001年, 香港浸会大学翻译研究博士胡庚申教授首先提出了“生态翻译学”这一概念。他借用了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适应/选择”学说, 及其“适者生存, 优胜劣汰”的原则, 在此基础上构建和发展了生态翻译学。该理论认为, 翻译活动不仅仅是简单语言与语言之间的对等转换, 而是涉及了社会、文化、交际、生活等因素。译者将一种语言转换成另一种语言的翻译活动, 就像是将一种动植物迁移到另一种环境背景中, 动植物到一种新的环境必须很快做出改变以适应当地的环境, 比如在经常刮大风的地方, 蝴蝶的翅膀会比普通的蝴蝶要大许多, 这正是为了适应环境而做出的改变。而翻译同样是如此, 因为两种语言的社会背景和文化背景是不同的, 将一种语言转换成另一种语言, 并带入一种新的环境背景中, 那么译入语必须要适应该翻译生态环境并做出适应该翻译生态环境的选择, 才能得到读者的接受, 才能实现“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才能在新的环境背景下生存且长存。比如, 中国著名作家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其中也不乏其作品译者葛浩文的功劳, 因为莫言的文学作品中充斥了各种方言和充满地方特色的语言形式习惯, 因此需要译者“连译带改”, 考虑译入语的环境背景, 并考虑到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的语言习惯和认知。而葛浩文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 使莫言的作品内容能很好地传达给诺贝尔奖的评审们和国外的读者们, 这便体现了译者需要在特定的翻译生态环境下, 自主地做出判断从而做出适应性选择。

译者是否从多维度适应了翻译生态环境, 可以体现在“多维度转换程度”上, 而这又具体体现在翻译过程中的“三维转换”, 也就是语言维、文化维和交际维。翻译活动涉及到语言维、文化维和交际维等不同层面的转换, 并且这三个维度相互渗透相互影响。所以在翻译过程中, 译者在实现语言转换的同时, 还要考虑到译入语和译出语的文化背景, 准确地传达原文的文化内涵。此外还要考虑到其交际功能, 实现原文的交际意图。通过适应这两种不同的翻译生态环境, 译者再作出相应的“适应性选择”和“选择性适应”, 这样才能产出最恰当合适的精准的译文。

二、生态翻译学视角下的南京青奥会志愿者口号
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 简称为南京青奥会, 是中国首次举办的青奥会, 也是中国第二次举办的奥运赛事, 这对中国具有非常大的意义。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政治不断在发展, 中国对外交流不断密切, 中国的国际地位也在不断攀升。而南京青奥会志愿者口号的翻译则会直接影响来华的参赛国家和国外旅客对我国的看法, 并间接影响到我国的国际形象。此外, 从青奥会志愿者口号翻译的质量便可看出我国的软实力和人文素养, 并可以看出我国对这一重大事件的重视程度, 因此我们必须对其加以重视和探究。并且通过对其的研究, 我们还可以为之后的志愿者口号以及公示语的翻译提供资料分析, 并产生一定的启示。

南京青奥会的志愿者口号有“青年强, 世界强”, 其对应的官方译文“Better Youth Better World”。其次还有“分享青春, 共筑未来”, 其对应的官方译文为“Share the Games, Share our Dreams”。从生态翻译学视角来看, 我们可以从语言维、文化维和交际维这三个层面对其进行分析研究, 探究译者在其翻译过程中所做出的多维度的选择性适应和适应性选择。

(一) 语言维层面
译者在进行翻译活动时, 首先面临的就是英、汉两种语言形式上的适应性选择转换。由于英语和汉语完全属于两个语系, 其词汇、语法、句式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这需要译者完全掌握两种语言, 才能选择出最合适的语言形式。

在“青年强, 世界强”中, “强”这个字有许多字义, 其中包括:健壮有力、强硬不屈、强盛亢盛等。而其对应的译文有:prosperous, strong, stubborn, better, powerful等。在该口号中, 根据整句话的意思可判断出“强”字不仅包含了“强健有力”的意思, 还有“强盛”的意思, 表示青年需要强健的身体, 也需要发展强盛, 才能使世界强盛。因此“强”字包含的字义有:strong, prosperous, booming, better等。但是“booming”不太适用于形容“青年”, 而是常用于形容繁荣的经济或者腾飞的时代等等, 比如“booming economy”和“booming generation”。而“prosperous”的音节太多, 念起来太过拗口, 不适合用于口号, 且“stronger”只表达了强健的意思, 而缺失了其他的意思, 所以最终可选用“better”, 因为“better”表现的是各方面的进步, 不仅是体格还有综合能力和素质, 表现的还是青少年这整整一代人的发展, 很好地概括出了“强”字的意义。除了考虑字义相对之外, 还需考虑到语言的形式美。“青年强, 世界强”便是三字对三字, 且都以“强”字结尾, 念起来十分有节奏感和韵律感, 看起来也十分对仗工整。因此我们在翻译这种原文时, 也需要尽量翻译出其美感。“better youth better world”则很好地做到了这一点, 原文都以“强”结尾, 而译文都以“better”开头, 且也是两两对照, 同样具有节奏感和韵律感。

(二) 文化维层面
文化维的适应性选择转换要求译者关注双语文化内涵的转换和传递。翻译不仅仅是两种语言之间的转换, 还是文化与文化之间碰撞与适应。这要求译者应了解两种语言文化之间的差异, 并考虑到原文在翻译生态环境中表达的文化涵义, 再将其很好地在另一种环境中重新表现出来。

1. 不同的语言结构上的差异
在汉语中, 人们习惯使用句子, 且从语言结构上看, 一个句子中必须包含主语。“青年强, 世界强”则很明显是一个完整的句子, 句内有两个主语和两个谓语。“青年强”是名词加形容词的主谓结构, “世界强”同样也是名词加形容词的主谓结构, 这两句分别都能独立成句。而在这一口号的翻译过程中, 若是同样将其转变为句子的形式, 则变成了“youth is better, world is better”。这样的话, 译文多出了不必要的表语成分, 会更显繁琐。且英语中本就有对应的固定的习惯性用法, 即“better…better…”, 比如“better city better life”。使用这种固定用法的话, 不仅能很好地传达原文的意思, 也更加符合英语国家人民的语言习惯。

2. 词语附加的文化含义
中国清末时期便有梁启超写过《少年中国说》, 其中有一句“少年强则中国强”, 因而“强”字在中国人的心中早已埋下种子, 我们早已意识到, 只有少年强, 国家才能强, 世界才能强。而“强”这个字是我们对青少年们的期盼, 也是对其的鞭策, 这其中的文化韵味由一个“强”字体现了出来。而我们或许很难找到与其完全对应的译文, 但我们可以找到尽量与其贴近的译法, 便是将“强”字译作“better”。“强”代表了我们对青少年们的美好期望, 表现了我们希望青少年们变得更好, 从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愿望。而“better”的意思是“更好的”“更棒的”“更优秀的”, 则也展现出了我们希望青少年各方面都变得更优秀更好的愿景。且“better”是“good”或“well”的比较级, 代表着更好的意思, 这比起“强”字又多了一层意味, 便是意味着希望青少年越来越好, 不断进步, 希望世界不断强盛的想法。这是一种无止境的、需要一直进行的过程, 即发展是呈螺旋状不断上升的趋势, 青少年和世界都要不断执行这一过程, 这是不变的规律。

(三) 交际维层面
除了考虑到语言形式和文化涵义之外, 译者还应该注重交际维层面的内容, 即挖掘原文的交际意图, 再将其在译文中展现出来。“青年强, 世界强”中的“强”字实际要表现的是“强盛”的意思, 与《少年中国说》中的“少年强则国强”表达的是一种意思, 都是只有青少年进步强盛才能使国家和世界进步强盛的意思, 而不是“霸权主义”中的强权的意思。因此译者要把准确的意思翻译出来, 而不能误译漏译。若是将其翻译成“powerful youth powerful world”, 则可能会误导其他国家和人民, 使其对中国追求和平的形象产生误解。而用“better youth better world”则较准确地表现出了青少年和世界共同进步的良好现象, 描绘出了一幅美好的图景, 使人们认识到中国是希望少年强且世界强的追求和平进步的一个国家, 因此该译文成功地实现了该志愿者口号的交际功能。可见, 一个单词的翻译便影响甚广, 甚至能达到国家层面而影响一个国家的形象, 因此作为译者, 绝不可忽略任何细节上的处理, 而要做到态度端正, 认真敬业, 以工匠精神进行翻译活动。

三、“多维度适应和选择性适应”原则对公示语翻译的启示
口号同样属于公示语的范畴, 目前, 我国公示语翻译误译的现象频频出现。首先, 这有可能对于来华旅居的国外友人造成诸多不便, 其次, 这会给来华旅居的国外友人造成中国的英语普及度十分低下的印象, 这容易导致国外人民认为中国的教育程度落后、中国人的人文素养不高, 这会造成我国国民形象的受损。因此, 笔者通过生态翻译学这一新视角以及“多维度适应与适应性选择”原则对南京青奥会志愿者口号进行研究, 从而对目前公示语的翻译提供一定的借鉴与指导。

(一) 译者在语言维层面的适应性选择转换
译者在进行公示语翻译活动时, 首先面临的便是语言上的转换。由于英语和汉语分属不同的两个语系, 二者在词汇、语法、句法等上都有着巨大差异, 因此这需要译者仔细斟酌, 考虑二者的差异以及语言的生态环境。比如, 某地的保护生态的公示语标牌“小草正在休息, 请勿打扰”, 其英文版译为“Please take care of the sleeping grass”。其中, “take care of”在牛津词典中的解读有两种, 其一为“to be careful about sb/sth or to take care of sb/sth”, 意为关心照料的含义。其二为“to be responsible for or to deal with a situation or task”, 意为处理、解决。因此可见, 无论是从哪种含义来看, 在该译文中都是不恰当的, 原文所说的是“请勿打扰”, 表明的意思是请勿踩踏草坪的意思, 而非真正像园丁一样给小草浇水、修剪草坪、照料小草。

(二) 译者在文化维层面的适应性选择转换
英语国家和中国在文化上也存在巨大的差异, 因此导致英语国家和中国人民的思维方式、价值观等也存在不同。这使得译者在进行翻译活动时要考虑到译入语和译出语二者的文化背景, 在熟知了两种文化后再从文化维层面上进行适应性选择转换。仍以“小草正在休息, 请勿打扰”为例, 这句公示语所要表达的含义实际上就是“请勿踩踏草坪”。而这句公示语实际上具有两层含义。其一是中国人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 注重“礼”字, 因此在谈话时比较注重话语的委婉、含蓄, 以此来表现自己具备礼节, 而不愿直接表达自己的意思。而西方人比较注重理性, 具备呈直线的思维, 因此在表述时习惯开门见山。因此在表达请勿踩踏草坪时, 中国人会使用较为婉转的形式, 首先说明小草也有生命, 正在休息, 其次用“请勿打扰”代替了“请勿踩踏”, 用“打扰”这一词表明小草也有生命, 同时也委婉地提醒游客请勿踩踏。其二是中国人注重语言的美感, 因此才产生了唐诗宋词等语句极具美感, 念起来平仄相间、朗朗上口的形式。比如“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 仅十个字便描绘出一幅极其壮丽的景象。甚至在表达普通的词语的含义时都能运用各种修辞手法或者精美的字眼使其丰富生动。比如“一犁春雨”“一眼清泉”。“犁”是“犁地、耕地”的意思, 往往在春天的时候, 万物复苏, 便到了播种耕耘的季节, 而春天也是春雨的季节, 用一个“犁”字来形容春雨, 仅四个字便展现出了春天春雨淅沥、大地复苏、农民耕种的一幅春雨图。从这些例子都能看出中国人极其注重文字的修饰和语言的美感。因此在公示语“小草正在休息, 请勿打扰”中, 也同样运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 使整个句子看起来更加生动形象。但是在进行翻译时, 译者要做的是考虑到西方人的直接的表达方式, 因此只需要将整句话的意思直接表述出来, 即“请勿踩踏草坪”, 译为英文则是“Keep off grass”, 这种直截了当的表述可让国外游客非常清楚该公示语的意思, 而如果使用“Please take care of the sleeping grass”这种译文, 则会使国外游客难以理解其中含义, 甚至产生歧义。

(三) 译者在交际维层面的适应性选择转换
公示语最主要的功能便是交际功能, 不同的语言表达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群体的心中形成的反应不同, 因此译者除了关注其语言维和文化维层面外, 还需要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目标群体的认知习惯和接受能力, 从而在翻译过程中保证公示语的交际功能得以实现。比如, 在英语国家, 禁止类的公示语应该采取“正话反说”的策略, 因为在英语国家文化背景中, 注重个人自由, 个人以及个人的意志受到极大的尊重, 因此强制命令的表达语气在他们当中并不太受欢迎, 所以译者在翻译禁止类公示语时便要考虑到这一点, 比如“无烟区”若是译为“Non-Smoking Area”便过于语气生硬, 因此应当译为“Smoking Free Area”, 这种语言表达则会更受到国外游客的青睐。此外, 有部分公示语是针对国人某些陋习所作, 因此不需要进行翻译。比如“儿子女儿都是宝, 长大都能养您老”这类公示语便是针对部分国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作, 而国外并无这种思想, 因此不需要进行翻译。
上一篇:对接供需,中国语言服务产业链峰会泉城举行
下一篇:英汉专利翻译语言特点
扫一扫

扫一扫
咨询微信客服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800-0985
186 5189 4825

返回顶部